註冊 登錄
粵語協會 返回首頁

使君子的個人空間 http://home.cantonese.asia/?6964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日誌

张莉:意大利北方联盟政党的民粹主义政策述评

已有 1507 次閱讀2010-7-2 02:03 |個人分類:转载|



意大利北方联盟政党的民粹主义政策述评

《国别与地区》
意大利北方联盟政党的民粹主义政策述评


张 莉


  内容提要:20世纪90年代的「净手运动」之后,意大利在二战后维持了40多年的政党格局发生了根本性变革,传统政党或分化瓦解,或易帜改名,新建立的北方联盟作为代表北方地区利益的反对党,借机迅速崛起,并且三次进入右翼联合组阁的罗马政府。随着时间推移和政治环境的改变,民粹主义的政治策略变为制约因素,使北方联盟陷入两难困境。本文拟追踪北方联盟民粹主义政治策略的演变过程,剖析它的选民基础,并对它的现状和发展前景做出评价。


关键词:意大利 北方联盟 民粹主义 选民基础


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一个新型的政党家族———右翼民粹主义(Right-Wing Populism)政党在西欧迅速崛起。自从1984年法国国民阵线在欧洲议会选举中获胜以来,奥地利自由党(the Freedom Party)、意大利北方联盟(the Lega Nord)、比利时弗拉芒集团(the Vlaams Blok)、丹麦人民党(the Danish People's Party)、挪威进步党(the Norwegian Progress Party)和荷兰富图恩名单(Pim Fortuyn's List Party)等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在本国的议会中先后都有了自己的代表,有些甚至与中右翼政党组成联合政府。这些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在思想上将自己定位于政治光谱的右边,即比保守党更右,但没有法西斯那么极端,在民主制度的框架内运行的「现存政治阶级」的反对党,核心思想包括极端民族主义、种族主义、排外及民粹主义,他们在欧洲形成了一股势力强大的政治力量并蔓延至整个欧洲大陆,对欧洲民主政治和政党格局产生了意义深远的影响。


在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家族中,意大利北方联盟政治运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而且具有鲜明的地方特征。1991年,翁贝托·博西(Umberto Bossi)领导的伦巴底自治联盟(the Lombard League)与意大利北方其他自治联盟联合建立北方联盟,成为北方意大利政治舞台上的第四大政党、地区第一大党。与此同时,北方联盟利用民粹主义的政治策略,成功地动员选民,最大限度地获取选票,三次入主右翼联合的罗马政府,这不仅震撼和改变了意大利政党政治格局,且参与执政的时间之长,也远远超过西欧其他国家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成为许多学者研究和争论的焦点。因此,梳理和分析北方联盟地区民粹主义政治策略的演变过程以及政治动员的功效,具有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


一 北方联盟的地区民粹主义政治策略的演变


北方联盟的地区认同和地区政治诉求来源于意大利长期以来形成的明显的南北差距以及北方的不满情绪。北方联盟宣称代表和维护意大利北方普通人民的利益,反对和批评腐败罗马政府及其政治精英,因此其政治策略主打「北方问题」以及「反对罗马」两张王牌,清晰地凸显了民粹主义特征。也就是说,北方联盟崛起并发展于意大利富裕的北方地区,其所有的政治活动和思想理论首先是把北方作为「中心地区」,以「北方人民」的身份反对南方人、反对腐败的罗马政府、反对外来移民以及东西欧一体化,完全体现了民粹主义的特征。但是,这种民粹主义的具体主张是不断变化的,北方联盟在经历了联邦主义与独立主义之间的摇摆之后,在2000年又回归右翼政府,主张权力下放的改革。它不像加拿大魁北克地区独立主义那样,始终以独立为其主要的政治目标。地区认同是北方联盟赢取更多选票、获得政治权力以及巩固政治影响力而采取的政治策略。


自上世纪80年代至今,北方联盟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


(一) 1982-1994年:主张联邦制,反对南方与腐败的政党政治。


1982年,博西创立伦巴底联盟,目的是「将伦巴底地区归还于伦巴底人民」。在他的自传里,用戏剧性的语言描述了最初的动机:「我翻阅了大量的资料,深信正是这个时候:阶级斗争结束了,自治运动的时刻到来了」。伦巴底联盟成立初期,主要致力于保护地区民俗文化、方言以及地区历史。从1987年起,博西开始以经济差异来界定地区认同,第一次将意大利南北问题政治化,将反抗的矛头对准了南方地区和南方人。伦巴底地区以及北方地区的概念就是由「联盟用似乎广为流传的清教徒式的劳动至上伦理,强烈的创业精神和对罗马文牍的蔑视等精神概念构建出来的」。北方被认为是「生产」地区,与此相对的是南方是「依附」地区,以及南方人是懒惰、腐败和落后的。伦巴底联盟公开反对南方地区和南方的主张,使其在伦巴底地区赢得了更多的支持和拥护。1989年它在伦巴底地区获得了8·1%的选票,1990年猛增至19%,成为伦巴底地区第二大党,其影响力由伦巴底地区扩展到中北部地区。1989年,博西呼吁在北方所有地区统一起来,组成一个「北方共和国」。1991年,伦巴底联盟与中北部地区的其他地区力量结成选举联盟,取名为北方联盟,伦巴底联盟是北方联盟的主导力量,博西担任北方联盟主席。


在20世纪90年代初的选举胜利后,随着「净手运动」的深入,北方联盟越来越积极地参与和推动反对腐败的罗马政府和政治精英,推行民粹主义政治策略。他们自称代表北方地区的人民,其敌人是腐败的罗马政府和政党政治中的庇护制,北方联盟和人民站在一条阵线上,共同抵御和反抗他们的敌人,如博西在他的自传中所述,「我认为人民存在的地区,就是美好的地区,邪恶势力在权力机构中寻求庇护所」。北方联盟宣称自己不仅代表人民的利益,与人民血肉相连,而且是人民的化身。在北方联盟的定义中,「人民」作为主权拥有者,被腐败的、自由主义的施展政治阴谋的罗马政府和贝卢斯科尼的政治精英所背叛。他总结说,这是一场与「寄生的庇护制下罗马政治资产阶级」以及「米兰的经济资产阶级」之间的战役。与此同时,北方联盟提出了完整的联邦制改革理论,把联邦制的意大利分成「三个宏观大
区」(即北方共和国、中部共和国和南方共和国),还散发了一系列题为「支持联邦制的思想理论体系」的宣传手册,推动北方自治运动。声势浩大的反腐败运动以及联邦制改革的主张增强了北方联盟在北方的政治影响力。

(二) 1994-2000年:独立主义与反对外来移民和东西欧一体化


北方联盟与贝卢斯科尼决裂之后,其竞选纲领和宣传标语转向独立主义政治立场。1996年的全国大选中北方联盟获得了10%多的选票,在北方选举中获得了大约20%的选票,远远超过了力量党,夺回了北方第一大党的地位,这也更加坚定了博西和北方联盟坚持独立不结盟的独立主义的决心。1996年9月13日,在北方联盟组织的一系列「向大海进军」的游行和集会上,博西宣布「北方地区成立帕达尼亚共和国(Padania Republic),帕达尼亚独立,并拥有主权」,「帕达尼亚人民正在发现自己,渴望身份认同」。北方联盟公开发表了《帕达尼亚独立宣言》和《国家的基础》等纲领性文件,其中心论点是: 


(1)在地理位置上,帕达尼亚应该像蒂罗尔人、德国人和斯洛文尼亚人一样,是欧洲中部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不是意大利的一个部分; 


(2)帕达尼亚的公民,即意大利北方人的血统主要源自「凯尔特人」的伦巴第部落,北方的语言与「高卢罗曼语」,如法语、加泰罗尼亚语、葡萄牙语等都更接近,而意大利中部地区的人们主要是伊特鲁里亚人血统,而南方人的基因与可以追溯到古代的希腊人有关; 


(3)帕达尼亚屈从于罗马应该被认为是历史的不公正。北方联盟认为尽管北方各民族之间存在细微的差别,但是他们拥有很多共同的特性,具有深厚的创业精神,与意大利其他地区完全不同。帕达尼亚共和国独立就是要维护这种精神,反抗剥削和浪费北方劳动果实的腐败的南方罗马政府。


帕达尼亚共和国的成立表明了北方联盟运动向独立主义和种族-民族主义方向根本性的转变。北方联盟反对外来移民和东西欧一体化的态度也迅速激化。1998年意大利加入欧盟之后,其态度迅速转变为「欧洲拒绝论」或者「坚定的欧洲怀疑论」,不仅仅抵制欧洲货币联盟,抵制欧洲一体化和欧盟扩大化,而且拒绝承认许多欧盟的政治权力(如在司法和国内事务方面),指责布鲁塞尔已经退化为「不民主」和「腐败」的权力———如博西所谓的「欧洲的苏维埃联盟」,或者指责它是由大企业和共济会操纵的「法西斯」的阴谋。这时,北方联盟缓和了公开反对罗马政府和南方人的言论,把矛头转向外来移民,尤其是反对伊斯兰移民和他们的宗教信仰。他们和欧洲其他国家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一样,把外来移民带来的社会问题———游荡、犯罪率的上升以及毒品的滥用———的替罪羊,认为移民问题是北方利益的最大的威胁,广泛散布移民会给欧洲带来更多社会问题的恐惧和害怕情绪。从1997年以来,北方联盟的选举口号正式改为「给北方联盟多投一票,就是减少一个阿尔巴尼亚人」,还向国会提交了更加严厉的移民法案,并力促这些议案生效。


(三) 2000年以后:重新集结右翼政党联盟、推行权力下放改革与坚守反对党角色


进入新世纪后,博西面对得票率的下降和党内分裂的现状,不得不努力改善与贝卢斯科尼的联盟关系,北方联盟与贝卢斯科尼重新结成右翼联盟,并参加右翼联合政府。2001年4月5日,右翼联盟的所有政党联合签署了新联合政府的执政协议,包含四项重点政策:「家庭」、「经济发展」、「权力下放」和「外来移民」,承诺放松对雇用和解雇工人的管制,在经济上减少税收和简化繁文缛节的办事程序,改善公共福利计划,开始进行权力下放的主要步骤;在医疗保健的供应领域,将「全部权限」转移到地区,地区政府将管理学校,承担「预防」和「镇压」小的违法行为的责任。


自2000年以来,北方联盟采取了「一只脚踏在政府内,一只脚踏在政府外」的政治策略,坚持作为联合政府内的反对党,向它的选民明确地保证自己与罗马政权结盟并没有受到腐败的政治阶层污染,它依然代表北方人民的利益。担任政府部长的北方联盟成员把自己描述为「违心入阁的政治家」,他们不得不在与这些受人鄙视的「罗马腐败政治精英阶级」一起工作。因为北方联盟可以分享更多的政治权力,能够参与政策的制定,比过去任何时候更容易实现他们的政治目标:北方的自治和为北方谋取实际利益。北方联盟呼吁罗马政府应该像瑞士、加泰罗尼亚或者苏格兰那样将权力下放给拥有真正的立法权的「北方议会」。

经过北方联盟的努力,作为政府宪法改革一部分的权力下放法案在2005年3月25日参议院会议上通过,这意味着北方联盟朝着实现其设定的政府改革主要的目标———权力下放———迈出了最为重要的一步。这次宪法改革主要涉及权力下放和政体改革,即把医疗卫生、学校教育和地区警察等权力下放给地区政府,并赋予总理解散议会的权力,同时弱化总统的权力。尽管在由中左翼和中右翼联盟中部分政党发起的公民投票中有高达61·3%的选民投了反对票,该法案最终没有通过,但博西说,此次改革赢得了「政治上联邦制度」的合法性,它也是计划中「财政联邦制度」改革的一个部分,这至少预示了权力从中央政府转移到地区的可能性,也显示出北方联盟作为这一进程中的领头军的重要影响力,塑造了北方联盟作为负责任的反对党的政治形象。


二 从选民基础分析北方联盟的民粹主义政策


意大利北方联盟赋予意大利北方地区以核心价值,并以北方的政治文化来构建「帕达尼亚」民族,从而将地区自治转化为民族主义运动,并利用宣传,以及民主、民族主义、排外情绪等民粹主义动员方式、鼓励普通选民参与政治选举进程。因而它在政治选举活动中更愿意作为「运动」而不是「政党」的面貌出现,它将人民大众政治化,将「我群」与「他群」的对立,成功地带动起敌对情绪,激发出选民前所未有的忠诚感,形成北方地区的认同聚合,从而最大化地动员选民。通过对北方联盟的选民地理分布、阶级基础、思想特征、年龄以及性别的研究分析,人们发现它主要呈现以下三个特点:


首先,北方联盟的选区主要集中在意大利中北部地区,尤其位于意大利北部的「山麓区域」伦巴底和威尼托大区是其坚实的战斗堡垒,也是他们构建北方「帕达尼亚种族」的核心地区。在1987年的全国大选中,伦巴底联盟只获得全国选票的0·5%,在伦巴底地区却达到4%的选票,在大区众议院赢得1个席位。在1990年的政府选举中,北方地区的所有联盟获得了很好的成绩,其全部选票加起来占全国选票的6·0%,伦巴底联盟的选票占4·8%。而在伦巴底地区获得了令人惊讶的18·9%选票(如果加上一个很小的独立组织所获得选票,将达到21·4% ),仅次于地区第二大党天民党。统一的北方联盟在1992年大选中取得了辉煌的战绩,在波河以北的地区得票率近17·3%,在全国选举中获得8·6%的选票,在众议院赢得55个席位,北方联盟首次入选伦巴底大区政府和米兰市长职位,成为东北地区主要政治力量,并且迅速将其影响力扩大到大都市和西北部地区。直到1996年全国大选,分别在北方地区和全国获得了20·5%、10·1%的选票。威尼托大区的选票的迅猛
增长,改变了北方联盟的选民分布。1999年之后直到现在,北方联盟的选举结果回落到1989年前状况,其影响力也退回到伦巴底和威尼托这两个坚实堡垒地区。


北方联盟的坚实的堡垒地区也正是「第三意大利」工业区,即阿尔卑斯以南、意大利中部和北部新型的分散的工业化地区,生产效率较高的中小企业,尤其集中在东北部地区的伦巴底和威尼托大区。这些具有更高生产力、出口能力和盈利能力的北方中小企业缔造了「意大利制造」的传奇,他们的迅速发展为意大利创造了很多财富和外汇。但是,在全球化和自由放任经济的冲击下,面临着税收、复杂的官僚系统以及滞后的基础设施建设的挑战,而天民党热衷于庇护制度,拉拢西北地区的工业巨头,严重阻碍了力量分散、规模小、资本薄弱的第三意大利工业区的发展。而经济的发展也导致天主教政治文化日渐衰落,而这些中小企业主及其他们的工人自主意识增强,新型的企业精神和新的地区认同逐渐形成,对腐败罗马政府和政治精英的不满和反抗情绪为北方联盟的兴起和发展提供了契机。


其次,上世纪90年代中期,意大利北部中下阶层替代天主教中产阶级成为北方联盟的主体选民,而其他西欧国家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选民基础逐渐呈现出赤贫化的无产阶级化的特征。80年代到90年代初,北方联盟打着「北方问题」以及「反对罗马」的口号,声称自己代表北方地区中小资产阶级的利益,反对腐败罗马政府和政党精英,赢得了北方地区的中小资产阶级以及原先支持天民党和社会党的天主教中产阶级选民的支持,其中包括拥有中高等教育水平的自我经营者、自由职者、小企业主、手工业者以及手工艺工人。从90年代中期开始,「净手运动」的影响逐渐减弱,迅速崛起的力量党以及转变后的全国运动,及时填补了政治光谱中右翼阵营的空缺,而此时北方联盟依然反对移民和坚持极端独立。由于中产阶级选民已放弃激进立场并回归保守的阵营,这部分选票,尤其是在大中城市中流失更多。北方联盟选民中,中产阶级选票在1996年降至12%。与此同时,零售商、手工业者和农民成为北方联盟的第二大选民群体,约24%的选票支持北方联盟。北方联盟反对外来移民的政治策略动员到了更多工人阶级的选票,其中包括技术工人、小店主和体力劳动工人,在1998年38·5%的蓝领工人和31·3%的自我营业者将选票投给了北方联盟,比其他政党的工人阶级选民比率高很多。生活在小城镇中在小企业工作的选民成为北方联盟选民基础的核心组成部分。与此相应,选民所受教育程度也有所下降,其中大学毕业生所占比重是2·4%,而其他政党是4·1%,而没有受过学校教育或只上过小学的人数比北方地区平均水平以及其
他政党低,接受过中等教育程度的专业技术学校的选民成为其主要的选民基础,由此可见,北方联盟是富裕大区中下层阶级的抗议运动的代表。

第三,北方联盟的支持者在年龄、性别、价值观和政治态度等方面与其他欧洲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选民基础相同。他们都呈现种族主义、反对现行政党政治制度、主张权威、排外以及以年青男性选民为主体的特征。北方联盟是意大利第一个公开反对外来移民的政党,但没有把反对多元文化以及排外作为政治纲领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据调查表明,在1996年到1998年间抽样调查中, 58%的北方联盟的选民表现出较高程度的「普遍仇视外来移民」,将数量庞大的外来移民作为犯罪率的上升、失业以及福利成本增加等等社会问题的罪魁祸首。这个比例比全国平均率高22·7%,是全国政党中比例最高的(全国联盟仅仅高于平均率7·8% )。77·4%的北方联盟的选民被评价为具有「种族主义」倾向,比全国平均率高14%,在全部政党选民群体中位居第一。就权威政体的态度而言, 66·5%的北方联盟的选民要求较高程度的权威政体,在全国联盟以及力量党的选民中的比例也不差上下,高出全国平均水平12%。北方联盟的选民还表现出极度不信任政党政治,其比例高出平均水平的14%,他们对议会制度信任最低,其比率为30·2%,远远低于与47·7%的全国平均数值。与此同时,北方联盟的选民基础与西欧其他国家的民粹主义政党相似,有更多的男性选民(66·2% )投票给北方联盟,而且年轻选民(18-19岁)稍微高于其他政党的比例,而在60岁以上的老年选民却远远低于其他政党的比例。


综上所述,北方联盟的支持者不仅仅具有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选民基础的共同特征,如以具有排外、民族主义以及反对政治精英的思想的中下阶层的男性选民为主体,而且还具有独特的地域特色,这充分证实了北方联盟在不同阶段通过实施不同的民粹主义政治策略,进行了效果卓著的政治宣传和政治动员。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手機版|Archiver|粵語協會    

GMT+8, 2017-9-26 06:30 , Processed in 0.047607 second(s), 23 queries .

Copyright © 2003 - 2016 Cantones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粵語協會 版權所有

返回頂部